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医院文化 >诗歌散文 >

 

乌山梅花之旅
来源: http://www.sthospital.com        提稿时间:[2013-06-10]  浏览数:2408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调寄《鹧鸪天》
——记2013-1-6福建乌山赏梅花之旅




  冰肌玉骨御寒开,
  夭夭俏立报春来。
  胭脂轻匀梨花面,
  清气独傲群芳才。

  冰露聚,银装裁,
  疑是仙境客瑶台。
  一山春色妆如雪,
  莫道蜂蝶费疑猜。

  想来汗颜,只在书里文字间见识过寒梅,“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”,遥想那必是清奇无比,一身冰肌玉骨,不叫尘埃半点侵之物,才叫那诗人墨客或茗或酒,微醉之间,总让它与诗词相依相偎,而至于让我们这些后世俗人陶醉于其中。
  听闻福建乌山有梅花,每年大寒前后便漫漫盛开,满山暗香涌动,甚为壮观。其实那是会结果的青竹梅、白粉梅,并非诗词中咏诵的寒梅,可谁让我思梅若渴呢,梦里寻它千百遍,未见倩影心未甘。也就心动满满,随驴而行,寻梅探香而去。
  乌山脚下的红星乡有万亩梅园,全乡种植青梅3.5万亩,主要品种有青竹梅、白粉梅,红星青梅属于果梅,花开白色或粉红色,梅花以大寒之日为候,而白粉梅在大寒日的前一星期就次第而开,青竹梅在大寒时才陆续登场,为此大寒之日的前后几天,就是赏梅最佳时候. 红星有两处赏梅佳景,以乡政府为起点,一是到庙刀村再到园林村,就是红星青梅的发源地乌石岭,近万亩连片种植的青竹梅颇为壮观,二是沿着西埔村到坪埔梅园,那里主要种有白粉梅,再从环山路可直到乌山。
  不说乌山的俊奇险要,也不说乌山的奇岩怪石,从车子转入红星乡,路边已经可见一小簇一小簇的梅花娇滴滴迎风而立,虽只是车厢里的惊鸿一瞥,却引起我们一阵欢呼。下了车,沿着山路走向梅园,眼前立现一片白茫茫,如银光点缀,玉露凝枝,每棵树上都点点朵朵,俏生生,颤巍巍,“看来岂是寻常色,浓淡由他冰雪中”,这样的白真的“岂是寻常色”,那是“新白抱新红”的粉嫩,那是“经冬雪未消”的的粉白,面对如此的粉妆玉琢,已让人屏息静立,深吸慢呼,渴望将这清冽之气,替换我凡世里所难耐的浊气。更让人心动的是漫山遍野的枝枝桠桠,均是银装素裹,远远而望,山上如烟雾缭绕,如白雪凯凯,甚是奇观。清风吹过,更有点点梅香拢袖,“满身拂去还来”,这样的美景岂是我们久居城市藏身楼盒之人所常见的,大家已经是快门连连,来之,既带不去这梅花之暗香萦绕,总该将这满山的妖娆带在相机里,留待以后于回忆里搜寻那曾经的烂漫。
  君可见那一路片片花瓣落白之路,却无人在意,零落辗碎间,已将它曾经的朱颜润色带进泥土,孕育那更为娇媚的新颜。想来这也是自然规律而已,非我等所能为这落花伤怀感触的。落花流水,总是要我们顺应天时,当我们年轻努力过,为生命的绽放珍惜过,该归去之时,也将坦然面对,笑而无憾。“落花踏尽游何处,笑入胡姬酒肆中”,也是何等的豪情。我们一行,也效仿着古人,于落花之径,炭炉香茗,谈笑之间,忽觉世态纷嚣,也不过于梅树下一壶茶尔。
  终于了却了相思梅花之苦,但这满山缠缠绵绵的梅花,并非我熟知的古诗里的疏枝梅影,也不是诗人窗外伴月的岁友寒梅,而是乌山梅农辛苦侍弄、为之衣食的青梅,没有那吟风颂月的清雅,也没有那怜香惜玉的情结,只有一腔淳朴辛勤劳作之心,那梅花越是开得娇艳无双,在他们眼里,就越是枝头甸甸果实的笑靥。 (王淑华)





医院地址:广东省汕头市外马路114号(外马路与汕樟路交界处) 医院总机:0754-88550450 预约挂号、就诊咨询热线:0754-88908890 点击更多
Copyright 汕头市中心医院 经营许可证:粤ICP备05084402